第2256章 一起啊(四更)

    www.pkgg.net

    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最新章節!

    牧紅魚口中的師父,指的是第五長澤。

    楚流玥心中一沉。

    “怎么這么問?”

    牧紅魚一雙柳眉緊緊蹙起。

    “我之前在修行上遇到點問題,就想回赤月沙漠找師父解惑。但是,我去到那邊之后,卻發現哪里已經被一道緋色的結界徹底封鎖,根本無法靠近。我嘗試了很多辦法,都沒能進去,只好回來找你。”

    赤月沙漠遭逢巨變,那么里面的那幾位,只怕是都危險了。

    “而且,之前我一直能和師父聯系的,但現在也徹底斷了。”

    這才是牧紅魚最擔心的事(qíng)。

    第五長澤待她極好,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兒,絕不會如此。

    楚流玥抿了抿唇。

    “此事說來話長,但...第五前輩他們現在的確已經不在赤月沙漠。”

    她抬手指向遙遠天邊懸掛半空的那座銀橋。

    “如今,他們都在那邊。”

    牧紅魚因為閉關了很久,所以對外面發生的很多事(qíng)都一無所知。

    聽楚流玥解釋了一番以后,才終于明白過來。

    “也就是說...師父他們現在是被關在了那幻神宮?”

    牧紅魚震驚喃喃。

    楚流玥眼底閃過片刻的遲疑。

    獨孤墨寶現在是被困在了幻神(diàn),絕不會有錯,但第五長澤,卻是極有可能是被鎮壓在了那片奇詭危險的海域之下。

    至于藍瀟,直到現在都沒有半點消息,她實在是不敢確定。

    但最終,她并未將這些說出。

    目前一切都是未知,還是謹慎為好。

    “那——流玥,這次我跟你們一起過去吧!“

    牧紅魚抓住了她的手,

    “正好我最近已經突破了,應該也能有資格進去的吧?”

    楚流玥有些錯愕。

    “你突破了?”

    牧紅魚(shēn)上的氣息,還是上神,而非尊神啊。

    “我說的,不是武者修行,而是我的虛空之體!”

    說到這個,牧紅魚很是歡喜,

    “本來我去找師父,就是因為卡在了那,遲遲不能突破。但沒想到,中間這誤打誤撞的,竟然就這么摸到了門路,順利突破了!”

    “當真?”

    楚流玥對虛空之體的了解并不多,畢竟整個神墟界,這漫長的千年時間,也未曾出現過幾個真正頂尖的虛空之體修行者。

    第五長澤這樣的是特例。

    牧紅魚點點頭:“流玥,你知道我這次是從哪兒來的嗎?”

    楚流玥心中一動,隱隱猜到了什么。

    “鏡湖!”

    牧紅魚沒等她猜,就迫不及待的說出了答案,眼中閃爍著興奮璀璨的光。

    楚流玥猛然一驚:

    “你直接越過了天幕!?”

    “對!”

    牧紅魚用力點頭,

    “因為剛剛突破,而且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所以還有很多地方不夠完善,最后這段沒能控制好,這才受了傷。不過,多練幾次,應該就沒問題了。”

    話音落下,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震驚之中。

    天幕從天垂落,以此區分神墟界內外。

    除了門界,修行者再無法從其他辦法穿行。

    但現在,牧紅魚竟然說,她是直接過來的!?

    這就意味著,她已經不需要依靠門界,也能自由進出神墟界!

    楚流玥忽然想起前段時間,一個新的門界出現,就引來了神墟界無數世家宗族競相爭奪。

    然而現在,對比牧紅魚...

    那還有什么好爭奪的?

    難以想象,牧紅魚如今對空間的掌控力,究竟已經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看到楚流玥久久沒說話,牧紅魚又道:

    “流玥,你放心,雖然我現在只能一人進出,但時間久了,我再提升一下實力,估計就能帶人了!“

    楚流玥深吸口氣,沖著牧紅魚豎起了大拇指。

    “紅魚,你是真的厲害。“

    難怪當初第五長澤聽說牧紅魚是虛空之體,便非常高興的收她為徒。

    這樣的體質...豈止是一句“天賦”能夠形容的?

    就算是她,如今已經貴為尊神,甚至實力已經勝過不少同為尊神的修行者,也不敢奢望自己可以忽略門界,直接從天幕自由進出。

    一旁的簡風遲也是嘴角狠狠一抽,最初來時的瀟灑恣意,此時已全然不見。

    他現在只覺得自己很悲催。

    打不贏楚流玥也就算了,畢竟這么多年他也沒怎么贏過,但關鍵——怎么牧紅魚也直接飛升了?

    就這變態的實力,拿出去都不知道要羨慕嫉妒死多少人!

    想起剛才自己還拉著人家,差點進行各種批評...

    簡風遲覺得很頭疼。

    跟在楚流玥(shēn)邊的這些人,怎么個個都這么變態?

    而變態的人那么多,為何沒有多他一個?

    似是察覺到了他哀怨的眼神,楚流玥回過頭來。

    “嗯?簡風遲,你剛才說什么?要把紅魚帶走?”

    她似笑非笑,

    “就現在這(qíng)況...你帶的走嗎?”

    難怪這么長時間,簡風遲一直都沒能跟上牧紅魚了。

    就牧紅魚這幾乎可以隨意(cāo)控空間的實力,簡風遲怎么可能是她的對手?

    唰!

    簡風遲打開扇子,給自己扇了扇風。

    牧紅魚:”你很(rè)?“

    簡風遲:“不(rè),但我想靜靜。”

    他現在比剛才還想直接轉(shēn)就走。

    奈何這人就在這,他又實在是邁不動步子。

    于是,他就只能站在這備受煎熬。

    楚流玥看他難得一臉挫敗的模樣,唇角微挑。

    其實,簡風遲在天醫上的天賦絕對是勝過許多人的。

    不然以前在天令的時候,她也不會答應他一次次的挑戰。

    盡管簡風遲總是輸,但其實每次都沒有輸的太多。

    這很難得。

    而且,以他如今的年齡,能突破大醫師,就算是在靈犀學院,也絕對是個中翹楚。

    哪怕是將他與神墟界那些一流世家的天才相比,他也絲毫不輸。

    不過,比較倒霉的是,他對比的對象是她,還有牧紅魚。

    她這就不說了,牧紅魚是虛空之體,千萬人之中都未必能有一個,能夠成功修煉到這般境地的,更是鳳毛麟角。

    也難怪他會如此受傷了。

    但只要給他時間,他終究還是會繼續往上走的。

    楚流玥私心里甚至覺得簡風遲在天醫上的悟(xìng),比起梁河也不遑多讓。

    想到這,她道:

    “簡風遲,你隨我們一起過去吧。“

重要聲明:小說《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256章 一起啊(四更)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