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好多社會人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撫琴的人 書名:天下第一
    www.pkgg.net

    天下第一最新章節!

    鮮血順著張子楓的臉頰,一點一點往下淌著。

    全場當然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傻了眼。

    站在游泳館外面的王瑩和白瑤,也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幕,嘴巴張大、完全呆了。

    不知過了多久,桂超才愣愣地跟旁邊的人說了一句:“對,他當時就是這么打我的……”

    沒有人搭理他。

    大家還是呆呆地看著張子楓。

    張子楓的腦袋還是一片混沌,他甚至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隱隱覺得自己好像是被揍了,而且還被揍得不輕。

    “問你話呢?”陳冬冷冷地說:“我的戰斗力怎么樣,有資格跟著你混嗎?”

    張子楓終于聽清他說了什么,也看到了自己淌在地上的血。

    “還……還愣著干什么……”張子楓有氣無力地說:“快上啊……”

    桂超等人這才反應過來,一窩蜂地就要往陳冬(shēn)上撲。

    “都他媽的別過來!”陳冬按著張子楓的腦袋,大聲叫道:“誰敢動一下,我要他的命!”

    三十多人,各自手持棍棒,陳冬估摸著自己肯定討不了好,就不和他們硬剛了。

    畢竟沒有父親那種恐怖的戰斗力啊。

    該智取還是得智取。

    游泳館的大門上有塊插銷,邊緣鋒利、堅硬異常。

    張子楓的腦門就頂在這塊插銷上。

    所有人都不敢動了。

    張子楓也慌張地說:“不要過來……”

    他發現了,這人就是個瘋子,不能用常理來判斷。

    甭管精神病殺人犯不犯法,自己把命丟在這終歸是不值得的。

    “放了張公子!”桂超大叫:“你想死嗎,敢打張公子!”

    陳冬抓著張子楓,突然往前竄了幾步,接著狠狠一腳踢在桂超(xiōng)口。

    桂超當場就飛出去,“噗通”一聲落入(shēn)后的泳池中。

    “這有你說話的份嗎?”陳冬冷冷地說。

    再也沒有一個人敢廢話了。

    全場鴉雀無聲。

    有人開始瑟瑟發抖。

    他們對陳冬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陳冬回頭看向鐘向陽。

    旁邊的人趕緊松開了鐘向陽(shēn)上的繩子。

    鐘向陽一瘸一拐地朝著陳冬走來。

    “你怎么樣?”陳冬問道。

    “沒事……”鐘向陽搖了搖頭,一方面感激陳冬救了自己,一方面又憂心忡忡地看了張子楓一眼。

    在鐘向陽心里,張子楓和陳冬都是神一樣的人物。

    他們兩個打成什么樣暫且不說,自己保不住要倒霉了,張子楓真能放過自己?

    陳冬知道鐘向陽在想什么,又按著張子楓的腦袋,冷冷地說:“張公雞,以后有什么事沖我一個人來,別傷害我(shēn)邊的人。這次只是略施懲戒,下次就不是這么走運了,知道了嗎?”

    “知道了……”張子楓氣若游絲地說。

    對他來說,也是好漢不吃眼前虧,就算報仇也得以后再說。

    陳冬冷笑一聲,松開了張子楓。

    接著,陳冬便攙著鐘向陽,慢慢往外走去。

    張子楓像爛泥一樣癱在地上,終于忍不住了,有氣無力地說:“你就這么走了?”

    陳冬回過頭來:“那你還想怎樣?”

    “看來,你還不知道我的(shēn)份……”張子楓喘著粗氣,咬牙切齒地說:“接下來,我會讓你知道張家在衛城到底有多恐怖……”

    不放兩句狠話,實在有點丟人。

    陳冬冷笑一聲:“我要是你,就好好查查我的(shēn)份,再決定是不是說這些大話!”

    陳冬不想主動公布(shēn)份,“我是天南集團旗下的總經理”這種話說出來著實有點傻。

    但對方實在是太笨了,所以他才提點一下,希望對方能夠聰明一點。

    張子楓當即愣了一下。

    毫無疑問,敢這么說的人,(shēn)份肯定非同小可。

    其他人也都是這么想的,一個個都尋思這人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哥,怎么以前從來沒聽說過,難道是外地的?

    張子楓沒有再說話了,決定按照陳冬說的,先查查他是什么人。

    陳冬扶著鐘向陽繼續往外走去。

    張子楓一動不動,其他人也安靜如雞。

    “嘩啦”一聲,桂超從水里出來了,看到陳冬正準備走,立刻大聲喊道:“你們怎么放他走了,趕緊上啊!”

    沒有人搭理他,所有人都沉默是金。

    陳冬回頭狠狠瞪了桂超一眼,桂超慢慢潛入水中。

    陳冬扶著人一離開,眾人這才“嘩啦”一下涌到張子楓(shēn)邊,七手八腳地將他攙扶起來。

    “查……查查他是什么人……”張子楓有氣無力地說。

    “是!”好幾個人齊聲答應。

    ……

    醫務室。

    英華高中的醫務室可比其他學校的醫務室排場多了,規模幾乎不亞于一家小型醫院,甚至一些小手術都能做,全方位庇護英華學子的人(shēn)安全。

    陳冬在里間配合醫生給鐘向陽包扎,王瑩和白瑤坐在外面的沙發上等待著。

    “你男朋友好威風啊!”白瑤認真地說。

    她現在也不知道陳冬和王瑩是假扮的(qíng)侶。

    “那當然。”王瑩洋洋得意:“他是天南集團旗下的總經理嘛,不威風一點怎么行呢?”

    白瑤幽幽地說:“向陽和冬哥一比就太差了,除了家里有點小錢,其他什么都不太行。”

    “嘿,別這么說,向陽還是可以的。”王瑩還是很得意,心想我男朋友,當然要壓過你男朋友。

    “不行……”白瑤還是搖頭:“王瑩,你認識更優質的男生嗎,方便的話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啊!像冬哥這樣年少有為的最好了。”

    白瑤和鐘向陽還沒分手就說這樣的話……

    王瑩心里感覺怪怪的。

    她一向也是個“(ài)慕虛榮”的主兒,最希望找一個又有錢又帥氣的男孩子,但也隱隱覺得白瑤這樣不是太妥。

    哪怕分手了再說這樣的話啊。

    還和鐘向陽好著呢,就要認識更優質的男孩……

    王瑩感覺不太舒服,就沒搭理白瑤。

    白瑤并不知道王瑩在想什么,還在幽幽地說:“冬哥這樣的男生太稀少了,我也不指望找他這樣的,可和鐘向陽在一起,我又不甘心,怎么辦啊……”

    王瑩終于有點怒了,憋著沒有發火,(yīn)陽怪氣地說:“就算你想找更好的男生,你先和鐘向陽分手啊!”

    “萬一分了還找不上更好的呢?”

    “那你這樣不是騎驢找馬?”

    白瑤并不知道王瑩已經生氣,還點了點頭說:“對啊,就是騎驢找馬,大家不都是這樣子嗎,有更好的肯定就把這個踹了,你和冬哥在一起前,應該也有男朋友吧?”

    王瑩一陣無語。

    英華高中的人怎么都這樣啊!

    王瑩是只喜歡有錢的和帥的,可如果和某個男生在一起了,就全心全意地和他在一起,不可能過程中還朝三暮四、騎驢找馬。

    就算要找新的,也是分手以后的事。

    “別把我想得和你一樣!”王瑩狠狠瞪了白瑤一眼,摸出手機開始玩了。

    白瑤愣了一下,終于明白王瑩為什么發火了,忍不住想:“你得意什么呢,你現在是跟了陳冬,難保陳冬不會中途變心,難道你倆就能好一輩子?等著瞧吧,陳冬哪天就甩了你。”

    當然,她嘴上肯定不敢這么說。

    ……

    陳冬暴打過張子楓后,確實消停了那么幾天。

    鐘向陽的傷也一天天好起來。

    鐘向陽已經不是張子楓那個圈子的人了,每天跟在陳冬(shēn)后,幾乎形影不離。

    陳冬也根本沒把張子楓放在心上。

    張子楓的家長要是找上來了,如果態度還行,那雙方就和解,如果態度不好,那就接著干唄。

    天南集團旗下的總經理,會怕你張家嗎?

    陳冬根本不當回事,每天該干嘛還干嘛。

    這些(rì)子,他幾乎去過英華高中的每一個角落,都沒發現肖瀟的蹤跡。

    他越來越確定,肖瀟肯定是在后山,也就是英華高中的(jìn)地。

    如果山上真的什么都沒,只是幾棟破樓、一片荒涼,那天晚上莫文青怎么會領一群保安守在那里?

    此地無銀三百兩嘛!

    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陳冬都有意無意地到后山那邊轉過,發現防衛更嚴格了,保安數量也增加了,想要強闖更加不可能了。

    為什么呢?

    山上有什么秘密基地嗎?

    陳冬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王瑩(shēn)上。

    等周末了,王瑩回家,就能見到肖瀟,到時候就能問清楚了。

    ……

    幾天下來,又有幾個人搭訕王瑩。

    不過王瑩還是不滿意,統統都拒絕了。

    如果有人死纏爛打,就會被陳冬一腳踢出去。

    某天下午,陳冬又趕走一個(sāo)擾者后,王瑩趴在桌上,無奈地對陳冬說:“現在你知道我當初為什么叫大力哥收拾你了吧?我就是這種事遇得太多了。”

    陳冬哭笑不得地說:“我當時也沒糾纏你啊,就寫了封(qíng)書,看你至于嗎?”

    “我那不是以防萬一嗎,將一切‘死纏爛打’的苗頭扼殺在搖籃里……”王瑩說著說著,臉色突然變得十分懊惱,“當然,我現在后悔啦,當時要是答應了你,還有肖瀟什么事啊……呸呸呸!”

    王瑩輕輕拍了幾下自己的嘴巴:“肖瀟是我姐妹,可不能瞎說了。”

    陳冬還是哭笑不得:“你自己知道就好。”

    王瑩趴在桌上,絮絮叨叨地說:“但講真的,你覺得你和肖瀟能長久嗎?別怪我說話難聽啊,我到現在也不看好你倆,天南集團旗下的總經理是(tǐng)厲害,但估摸著還是入不了肖叔叔的眼……”

    陳冬沉默良久,才喃喃道:“她不離,我不棄……”

    ……

    周末很快就到了。

    下午放學,陳冬特意跟王瑩說:“別忘了去肖瀟那里,問問她到底怎么回事啊!”

    陳冬已經猜到肖瀟在山上了,但在山上干嘛,還是百思不得其解,這個疑惑只能等王瑩回家再解開了。

    “好啦,知道啦,真啰嗦!”王瑩背起書包準備離開。

    陳冬和王瑩一起出了教室。

    剛到門口,鐘向陽突然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過來。

    “冬哥,不好了,張子楓叫了好多社會人,準備在英華大門口堵你吶!”

重要聲明:小說《天下第一》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160 好多社會人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