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腦回路

    “你,這是干什么?”

    陳詩蘭疑惑不解。

    “這棟房子被炒房團買走了,想要高價賣,宰我一筆,怎么可能,我要讓他這棟房子臭大街。”

    “你去買一袋石灰來。”

    道士也害怕了,這錢不好賺啊。

    “確實是血……”

    馬友紅拿起鏟子,鏟子上沾染著血水,道士伸出手指頭,蘸了一下,(tiǎn)了(tiǎn),皺了皺眉,吐了一口口水。

    道士也被嚇的頭皮發麻,知道自己遇見厲害角色了。

    馬友紅被嚇的扔下鏟子就跑。

    “哎呦我的媽呀!”

    鏟子縫隙里滋出了血水來,同時(yīn)風四起小孩哭。

    馬友紅一鏟子下去,就見血了。

    馬友紅在車庫里找到了一把鏟子,道士指了指地面:“挖。”

    “有沒有鏟子?”

    “哦?”

    “這個地方,讓人給埋下了東西。”

    馬友紅探頭一看,還真是這么一回事。

    道士指著地面對馬友紅說道。

    “你看,這個地方的土,顏色比其他地方的要深。”

    馬友紅打開門,道士進到院子里,腳踩罡步,兜兜轉轉,最后停在了徐海星埋太歲的地方。

    “把門打開,我進去看看。”

    馬友紅搖搖頭,還是不服氣。

    這也是徐海星一眼看中這個地方的原因,這棟房子,其他人住進來必然橫死,除了徐海星誰也壓不住,所以。徐海星必須住這個地方,算是救別人一命。

    道士沒有把話說破,這棟房子風水太正,不適合蓋房子,適合蓋廟或者修成學校、機場之類,只能公用,因為正對華蓋星,除了神仙和萬人氣運,誰也壓不住。

    道士捋了一下胡子,對馬友紅說道:“房子和房子不一樣,別的房子你能住十棟,但是唯獨這棟房子,你一棟也住不了,沒這個威勢。”

    馬友紅當然不樂意了:“老師傅,你這話說的,人還配不上一棟房子?這樣的房子我有十棟。”

    道士對馬友紅說道。

    “你這棟別墅,買的不好,你看,院子太空曠,建筑本(shēn)呢,太方正,就是,要主人坐下金貴,才能鎮得住,你命里水旺,多財,但是缺火,命不硬,換句話說,就是你配不上這棟房子。”

    道士乘飛機來到了海東市,在馬友紅買下的這十棟別墅的周圍轉了一圈又一圈,然后來到了徐海星看中的這家門口,細細端詳,搖了搖頭。

    道士看見這個天文數字,眼睛都亮了:“好,老道就豁出命來,也幫你平息此事!”

    馬友紅拿出了一張支票,前面寫了一個1,后面寫了一大串0。

    和尚不行,馬友紅再去找道士,高價去龍虎山請了一個道士來,道士一看馬友紅額頭,就說:“你財運到頭了,現在是逃跑階段,能跑多少跑多少,小心全砸在手里。”

    馬友紅信了和尚的話,但是,海東市的這十(tào)獨棟別墅,市場價快十個億了,如果順利的話,一轉手,至少再賺五個億,五個億啊,馬友紅怎么可能就這么放棄了?

    炒房團的人都迷信,這樣的事(qíng)必然背后有能人在弄,趕緊去山上找了一個和尚給看,和尚給算了一下,說馬友紅遇到了煞,要把所有的房子全部出手,不然,必然傾家(dàng)產。

    前幾天馬友紅還穩坐釣魚臺,但是一周后,馬友紅坐不住了,覺都睡不著了,急得就像是(rè)鍋上的螞蟻。

    馬友紅憑借自己的不動產,貸款高達10個億,一個月的利息0.04%,一天還銀行的利息就十三萬三千塊,每拖一天,馬友紅的銀行賬戶就少十三萬三千塊錢。

    房子一天不賣出去,馬友紅就要多還一天貸款。

    但是炒房團不一樣,炒房團就像是蝗蟲,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他們買房的錢,是高周轉的貸款。

    如果是普通人賣房子,賣不出去就坐等升值,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沒想到,這些房子賣的這么費勁。

    事(qíng)有點邪門了,這一片別墅區緊鄰市政府,屬于是商業中心周圍,生活便利環境優美,按理說應該非常緊俏,馬友紅原本以為,自己打包一起買的十棟樓,應該可以很快就轉手。

    馬友紅還聯系了其他幾家準備購買徐海星看中的那棟房子的客戶,但是幾家要么對價格不滿意,要么對裝修不滿意,要么對山葡萄藤不滿意,一家也沒有達成買賣。

    有一家是因為太遠,有一家是因為沒有車庫,還有一家因為不喜歡院子里草坪的植物,每一棟都是七八百萬的交易,可是到最后都吹了。

    好幾宗交易意向,都因為一些瑣碎的事(qíng)泡湯了。

    沒辦法,馬友紅只能聯系其他的賣家,可是,馬友紅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事(qíng)發生了變化。

    馬友紅對劉新月勢在必得,穩坐釣魚臺,坐在家里等著劉新月再次給自己打電話,但是等了好幾天也沒有消息。

    山上只有徐懷青、陳詩蘭、陳遠,徐彤不在山上住,陳遠負責做飯和打更,徐彤忙苗圃,徐懷青打理寺廟,徐海星打坐的時候,只有陳詩蘭百無聊賴。

    徐海星和陳詩蘭回山上,徐海星坐在會客廳的太師椅上打坐,一打就是好幾天不吃不睡不醒來。

    “這不結了?”

    陳詩蘭搖頭。

    徐海星回答道:“高價賣當然無所謂,但是,炒房對么?”

    陳詩蘭有點質疑徐海星的做法:“就算是人家想要高價賣,也沒什么不對吧?為什么要這么折騰人家?”

    “我們走吧!”

    徐海星把土填好,踩兩腳,然后跳出院子。

    太歲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開始蠕動,自行挖坑,鉆進了土里。

    徐海星在院子里溜達了一圈,找到了一個好的方位,把太歲直接放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詞。

    徐海星刮了一下陳詩蘭的鼻頭,抱起太歲,一躍而起,從兩米多高的鐵柵欄門上直接跳了過去,落在了草坪上。

    “聰明!”

    陳詩蘭有點理解徐海星的腦回路了。

    “通過,在,院子里,埋太歲?”

    道士回頭,發現馬友紅已經跑到大門口了。

    馬友紅開車去買石灰,道士在草坪上布置起了一個臨時的香案,上香,請祖師爺指示,得到的指示是閑事少管。

    祖師爺都不肯管,道士心里更慌了,心想,祖師爺是害怕這個人呢,還是說我做的事(qíng)不對呢?

重要聲明:小說《神仙二手交易群》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404章 腦回路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