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一群小學生候考

    一路跟著匡老鳥,沒有再出現突發事件。

    匡老鳥經驗豐富,不是叼絲張能比的,只是本來預計需要一個月的過程,只用了半個多月就出來了。

    匡老鳥實在是受不了他,(rì)夜兼程,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擺脫他,再不離開,他覺得自己要瘋了,他已經到了極度抓狂的地步,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跟他在一起了。

    剛一出山區,丟給他一份地圖,一個引薦帖,沒等張三說話,就匆匆而去。

    看著匡老鳥(shēn)影如飛而去,遠遠還傳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話音未落,人已無蹤。

    張三實在是有點糾結,這特么的出是出來了,可是去那啊,他沒有一點歸屬感,他想回野狼寨又回不去。

    在山里折騰了一年多,好不容易才跑出來,再進山是不可能的了。

    真要去太玄宗嗎?

    他有點抵觸,特么的,真要去了哪里,隨便一個人都能錘死自己,豈不是一點生活的體驗都沒有了。

    摳兄看樣子也就是個底層打工仔,指望他也指望不上。

    他看了下地圖,離太玄宗還遠的很,算了先往那邊去,具體到時再說。

    **絲張已經不再是光頭了,有點像行者,他覺得頭發長了二流子氣息太重,作為新時達的好青年,怎么能附帶有二流子屬(xìng),所以自行剪切了。

    卻不知,他叼著根煙,杵個帶有布簾的棍子,還哼著些莫名其妙的曲子,神神叨叨,就是一副典型的二流子模樣。

    按摳兄說的太玄宗,有十峰,玄天峰,玄術峰,玄器峰,玄劍峰,玄陣峰,玄馭峰,玄傀峰,玄藥峰,玄體峰,玄無峰。

    玄天峰是主峰,其他峰顧名思義,各峰主流如其名,但也不絕對,這只是大體劃分。

    如匡元思他是玄術峰弟子,卻也修煉有煉體功法。

    玄無峰,是一個大雜燴,也沒有方向,修什么的都有,但都是些不得志的,或是其他峰不要的,再或者怕約束想自由些的,因玄無峰的管理極其散漫。

    張三糾結就糾結在這里,他一聽,特么竟然有十峰,按匡元思這貨說法,一峰高手都這么多,十峰還了得,那天掛了都不知道自己怎掛的。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玄術峰是大峰,人才濟濟,其他峰并沒有那么多人,也沒那么多高手,像玄劍峰、玄陣峰、玄體峰人數極少。

    他還在想,自己這樣的到處游(dàng)也不是個事啊,去了太玄宗的話,相當于在名牌大學進修,出來也是種資歷,走到那里別人一問,我太玄大學研究生畢業,也很拉風啊,以后寡婦崔他們知道了,還不立馬五體投地,拜倒誠服啊。

    這樣一想,這太玄宗還是得去,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在外面浪,這多高手,萬一那個看自己不順眼隨手錘死,豈不是太虧,進去后茍著也比現在好。

    還有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想考系統快速增加實力,只有找人多的地方扎堆才又可能。

    想到這里,猥瑣張打定主意,先去太玄宗進修混文憑。

    主意一定,也就沒什么好糾結的了,直奔太玄宗而去。

    摳兄說太玄宗招收弟子一年一次,今年還有四個月左右,以他練氣六層的實力應該是趕不及了,明年去,他還暗暗得意,三爺的實力豈是你能揣測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路可謂是馬不停蹄、(rì)夜兼程,連打狗棍都收起來,只顧埋頭趕路,竟然跑了三個多月,才堪堪看到太玄宗的山門,真是望山跑死馬,望地圖跑死人。

    一路鄙視了摳兄無數次,特么的也不說清楚,累死三爺了。

    太玄宗,山門所在地是一處絕峰,標志明顯之極,就這么孤零零的一座山峰,聳立入云,也沒有路,摳兄說這是考驗,不得借助外力,不得讓人隨行,要入山門,只能自己來,靠自己爬上去,這是敲門磚。

    只有自己爬上去,就有進入太玄宗的資格。

    他看了下山峰,這么高,要是摔下來不是死的透透的,這太玄宗的(bī)格很高啊。

    山下匯聚了不少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幾百人。

    張三見這些人法力波動,基本都是始境后期,少數始境圓滿的人,至于主修什么的他看不明白。

    看來還是名牌學校吸引人,野狼寨除了那么幾個人都是二貨。

    這些人都是哪里來的也不知道,看樣子這入學考驗考試還(tǐng)難的。

    張三很低調,找個角落坐等開學考試。

    耳聽八方,他的五感極其敏銳,聽力極佳。

    只是人群雖人不少,卻沒有人說話,氣氛似有點凝重。

    場面靜悄悄的,人群分散,或坐或站或打坐修煉。

    他看這群人都是悄無聲息的,緊張氣氛彌漫,不由吐槽,都是小學生這是,考個試把自己緊張成這樣。

    他倒是沒有一點緊張感,以前上到大學,雖是不入流的野雞大學,但考試卻經歷了幾百次,考的好不好,又不是現在緊張就能解決的,緊張個毛線。

    再說這不是還有摳老兄的引薦貼嘛。

    三爺是有人的,實在不行就走后門得了。

    不過能不用就還是不用為好,摳老兄畢竟也不是個腕,真能起到多大作用還是未知。

    他其實是有點看不上摳老兄的引薦貼,才一個外門弟子,三爺鐵血真漢子,怎么著才能混個內門弟子吧。

    對于久經考場磨煉的他,這群小學生他沒怎么放在心上,再說三爺也是有底牌的。

    修煉界的事,他知道一些,也僅僅是一些而已,修煉界太大了,大到他無法想象。

    對于沒有宗門的散修,或是一些世家的子弟來說,太玄宗就是他們躍龍門的機會。

    躍過龍門,從此宗門中人,無論修煉環境,修煉資源,修煉背景等等都不是散修可比的,所謂背靠大樹好乘涼。

    張三對于太玄宗的了解,僅是摳老兄的只言片語,極為有限,他不自知而已。

    匡元思始境圓滿,一般在太玄宗這樣境界的人,不可能晉升內門弟子的,內門弟子不是那么好晉升的,他是特殊(qíng)況,峰內才特例給予他晉升。

    他來這世界已經一年多了,但是思想上還是有一些根本上的分歧,就像他的一言一行,他沒有覺得有絲毫不正常的地方,但是寡婦崔他們也好,摳老兄也好,跟他待久了都會抓狂。

    總的來說,他對這世界還缺乏敬畏之心,雖嘴上經常說猥瑣發育,但事實上經常作死。

    一個真正的叼絲是很難改變的。

重要聲明:小說《我是一個游醫》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028章 一群小學生候考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