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逆流而上的河

    彩蝶躲進士兵群中,道“你沒受傷的時候奈何不了你,可你慘敗歸來,全(shēn)負傷,再加上本來深中劇毒,今天你休想逃出去,必死無疑。”

    李程手握利劍站在劉三刀(shēn)邊道“主公還是快些離開,只要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實力雖然只是2階,卻能為主公抵擋幾十個呼吸。”

    劉三刀一愣,這李程雖然(shēn)子骨弱弱的,還(tǐng)有骨氣,道“一邊呆著去,啥時候也輪不到你來保護我。”

    劉三刀啥時候也想到自己回落到這種地步,很欣慰的拍了拍李程的肩膀“想我劉三刀也算是英雄人物,卻沒想到混的這么窩囊。”

    “主公莫要沮喪,至少還有我陪你呢?”李程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到閻王爺哪里你們在慢慢聊吧?”彩蝶擔心會出現意外,早早的讓士兵包圍二人。

    “精彩,精彩,好精彩,狼吃飽了,不滿足了,就想著殺死自己的主子,這種人該死。”莫邪看時機已經成熟,帶領著士兵沖了進來。

    4階士兵都站在莫邪(shēn)旁,三百多位3階士兵,如猛獸一般殺了進來,居民們嚇的躲藏在屋內,1階士兵如羔羊在被屠殺,戰斗形成了一面倒。

    彩蝶看著自己的士兵一個個倒下,嚇的她兩腿之間一股(rè)流順著腿往下流出,腳下潔白的雪花遇到(rè)流,開始向外擴張融化。

    李程有種做夢的感覺,自己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打算,天降神兵轉瞬間便化解了局勢,他看向主公的臉色,明白了這一切,原來主公早有準備,還好自己站對了隊伍,不然這群尸體里必然會有自己一個。

    彩蝶并沒有被殺死,而是被士兵包圍了起來,莫邪抖了抖(shēn)上的雪花,騎著巨頭狼來到劉三刀面前。

    仔細打量著彩蝶的面孔,這不就是前世的網紅臉嗎?打趣道“有本事謀反害人,這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大小便呢?你可還記得銀甲小牛,偷吃了我的東西,就要做好死亡的準備。”

    彩蝶早已經嚇的一臉蒼白,真個人傻傻的站在那里,唯一想的就是,我不能死。

    莫邪對著劉三刀道“你是自己動手,還是讓我的坐騎吃了她。”說完還順便摸了摸巨頭狼的腦袋。

    劉三刀拖著大刀,一步步的朝彩蝶邊走邊說“不用勞煩主公,我親自來。”

    彩蝶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劃過臉龐,哭著喊“三刀我鬼迷心竅中了邪,你繞了我這一次好不好,我·我什么都答應你,以后都聽你的,只要你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劉三刀距離彩蝶兩米處停了下來,最微微一動道“脫。”

    “脫”彩蝶明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看了看兩邊的士兵,咬了咬牙便開始脫衣服,邊脫邊說“我現在就把(shēn)子給你,只要你能繞了我一命,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劉三刀閉上了眼睛,嘴角微微上翹,似笑非笑,吐出一口氣,握刀的手一用力,甩了過去,又快又準。

    當彩蝶的頭顱掉落在雪地當中,勃頸處才開始往外噴血,隨機(shēn)體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劉三刀一直盯著彩蝶的尸體看,莫邪打趣道“如果你感覺可惜,趁現在(shēn)體還(rè)乎,放心好了我不會亂跟別人講的。”

    “主公又拿我開玩笑,我只是覺的我那一點辜負了她,她卻要殺我,難道討個老婆那么難嗎?”

    “這種女人不適合當老婆,以后主公幫你找個更好的”莫邪脫口而出。

    本來還一臉沮喪的劉三刀,笑了起來道“主公說話可要算數,莫要寒了我的心。”

    莫邪眼珠子轉動著,怎么感覺上當了。

    雪下的越來越大,夜晚士兵們輪流值班,一個個火堆燃燒著,在這個是寒冷的夜晚,畫上一點點色彩。

    劉三刀將三刀村的全部權利都交給了莫邪,而莫邪給了劉三刀百分之5的權利,忠誠的李程也分給了他百分之2的權利。

    以后建設三刀村就有李程全權負責,能力方便先不說行不行,至少忠心很可靠。

    當第二天第一束陽光照在大地上,溫度開始急劇的上升,厚厚的積雪,開快速的融化,就如(chūn)來要來了。

    莫邪和劉三刀兵分兩路開始行動。

    劉三刀帶領著三百多名3階士兵,沖向最近的村落,莫邪交給他的任務是,周圍所有投降的村落必須交出村莊全部權利,反抗者,死。

    以前劉三刀征服他們,他們只給了劉三刀百分之5的權利,昨晚聽到莫邪對他講,你這是在養虎為患。

    他們只付出了一點點,就得到了你的庇護,可以安心的發展村莊了,很快他們村莊都會升到中級村莊,士兵就會擁有500,到那個時他們就開始膨脹。

    等到村莊升到高級,士兵擁有3千個,他們想的可能就是殺掉你,奪回那百分之五的權利。

    在你行善的時候,莫要忘了這是個人吃人的世界,你讓他們活著,就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

    巨頭狼托著莫邪腳下踩著一個個小水坑,來到了一條河流旁。

    河水很平靜,偶爾可以看到一些小魚跳出水面,這是一條十米多寬的河,河水很涼,一眼看不到河底。

    莫邪順著河流往上游看去,這個地方就是當時劉三刀救下石頭的地方,丟失的木箱應該就在石頭當時落水處。

    落水的地方石頭講的很模糊,當時的他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只記得周圍密密麻麻的藤條,有些大樹樹枝上垂直而下的根莖扎進泥土中。

    莫邪沒有見過,大樹樹枝上垂直下根莖,聽都沒有聽說過,但是莫邪記得有一種寄生物,有類似的特征。

    它們寄生在大樹(shēn)上,吸收宿主的營養壯大自己,當有一天宿主已經無法給予它們更多的營養時,它們自己開始長出根莖,垂直而下扎根在泥土當中。

    這些植物喜歡溫(rè)的氣候,如果昨天那么冷的天氣,來上幾次它們都點被凍死。

    雖然有很多疑問和疑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路上順著河流行走了2個多小時,一邊提防著周圍來喝水的元獸,一邊提防著河水中的怪物,行軍速度并不是很快。

    也不知道是天氣越來越(rè),還是越往這邊走,這邊環境越來越(rè),哪一個可能對于人類來說都不是太友好。

    就在前方不遠處,一個奇異的現象,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前方一個30度的斜坡,其實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這個斜坡是往下的。

    前方的水卻在逆流而上,如果不是扔出去一個樹葉看到水流的方向,都還認為鬼打墻,來到了下游。

    逆流而上的水,雖然很奇怪,但是附近根本就沒有任何可疑的現象,周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越平靜越讓人感到恐慌。

重要聲明:小說《億萬村落降臨》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章 逆流而上的河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