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她的謝謝

    www.pkgg.net

    “呵呵……”洪蒼像看著一個瘋子一樣看著白綾,還拼盡全力地追趕太陽,似乎想要盡快逃離這個腦癱,

    但最后還是白了白綾一眼,開始說起了正事。

    他先是把為什么白綾會無緣無故被別人找上門來惹麻煩的緣由講清楚,中間用了他那(tào)惡人理論做支撐,確實讓白綾聽得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

    緊接著,洪蒼開問道:

    “所以我用自(shēn)靈力構造了一副軀殼,將洪福融合成了赤焰蚰蜒,讓它去武試(diàn)干擾了你的挑戰,

    -但到了后來,我卻發現洪福的精神力受到了磨損,漸漸地,洪福已經完全不屬于我了。

    -之后等你出了武試(diàn)往城門走去的路上,我在暗中觀察你一番,才在你背后看到了那只蚰蜒,我發現洪福和我再也沒有了聯系,它的靈魂像是寄生到了某種東西里面,

    -但是,卻依然可以聽從你的命令,并沒有喪失神智發瘋。

    -要知道,我賦予洪福的,是一只人族和赤焰蚰蜒族軀體的雜糅體,這種軀殼丟失了靈魂是不能正常驅使的。

    -所以我猜測你肯定有什么能夠打破這種障礙的手段。而我第一步猜測如果沒有差錯的話,你(shēn)上,其實有紅蓮蓬王吧?!”

    “你想要我的紅蓮蓬王?”白綾斜視著洪蒼,邊問邊承認了自己有紅蓮蓬王的事實,讓赤焰蚰蜒爬到了自己的頭上,顯化出原型來,蚰蜒還是那么多條肢體,發出咔咔咔的詭異聲音,但恐怕已經沒有了原來洪福的腦子,認不出原主洪蒼了。

    “紅蓮蓬王對于我來說確實有極強的(yòu)惑力,不管是用來驅使紅蓮塢飼養的赤焰蚰蜒,還是取出其中的蓮子煉制上品丹藥,都是不可多得的珍貴之物,但你是我的小師弟,今天更是你拜入師尊座下的(rì)子,我沒有理由也沒有面子讓你將紅蓮蓬王拱手讓人,然而關于這株紅蓮蓬王,我一定有使用它的必要,今天我肯定要小師弟借給我一段時間。”

    洪蒼捂住半邊臉,十分嚴肅地說道。

    “洪福該不會……”白綾小心翼翼地試探。

    “洪福是我弟弟。”

    “嗯。”白綾嘆了一口氣,“你就這點事?想把洪福的靈魂從吸納了它的紅蓮蓬王里還回到洪福跟蟲子的**上?”

    “今天暫時就這點事。”洪蒼平靜地看著白綾。

    白綾咂了下嘴,把手伸到背后,拿出那株紅蓮蓬王遞給了洪蒼,順便要求道:“把結界放開,我洗一下頭發。”

    “哦。”洪蒼隨手一揮,然后沒有理睬白綾,開始研究起了紅蓮蓬王,還把白綾頭上的赤焰蚰蜒抓到了手里,蚰蜒經過一番對陌生人的不悅掙扎,最后還是屈服在了洪蒼的魔爪之下。

    白綾在結界破除后潛入了水中,開始認真洗起了澡,這些在水中沉浮的桃花瓣似乎有著洗浴的所有必須進程的集合功效,有了它的洗澡水都不需要再放其它東西了,還帶給自己一種美容養顏的飄飄然的體驗。

    不知道第幾次為了換氣而探出水中后,一株紅蓮蓬王從洪蒼那邊丟了過來,白綾將其放入第二空間查看了信息,確認了沒有被洪蒼掉包或者變質之后才放下心來。

    她用差不多要白眼的眼神看向了洪蒼,卻發現那只蚰蜒已經消失無蹤,他的手里此時正捏著一個小玉瓶,玉瓶中淡紅色的光華流轉。

    “那是洪福的靈魂嗎?”

    “嗯。”

    “哦。”白綾滿臉不在意,“我還可以洗哈皮嗎?”

    “哈皮?”

    “嗯。”

    “你哈皮一個晚上都可以,水不會冷,桃花也不會凋。”洪蒼收起了玉瓶。

    “不用那么久的。”白綾輕聲道。

    “那你到底要哈皮到什么時候?”

    “大師兄滾的時候。麻利點滾。”

    “我一般在桃花浴里修煉一個晚上。”洪蒼皺了個嘲諷的八字眉,然后怪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綾滿臉(yīn)沉,好久才舒緩下來神色,“那我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吧。”

    “你屈服了?”

    “敢動我你必死。”

    “呵呵,哦對了,你哪里來的第二空間?也沒看你戴什么戒指,給我看看你背后,就想知道紅蓮蓬王怎么拿出來的。”洪蒼突然哈皮了過來。

    “你找不到的。”白綾讓他找過,但他怎么可能找得到,最后這個問題讓他深深皺起了眉頭。

    “到底在哪里呢?”他思索著。

    “我也不知道啊。”

    “大師兄我很好奇。”

    “那你再找一遍啊。”

    “……”

    “找到沒?”

    “你告訴我在哪里。”

    “不告訴你。”

    “沒興趣。”

    “心癢癢都寫在臉上了。”白綾曖昧地笑道。

    “你轉一下自己。”洪蒼忽然捧了一捧長發,雙臂朝左右張開,然后信手畫了個(yīn)陽太極圖,最終在兩掌相對處凝聚出來一團澄澈的紅光,“這幾天的每個晚上你無論如何都要和我呆著,因為想要修煉紅蓮塢的最高傳承,就必須要在(ròu)(shēn)結構上適應傳承功法的烈(xìng),你有光靈根,武靈根,心靈根,卻沒有火靈根,更是要改善靈根的適火(xìng),所以(shēn)為大師兄,我會在傳授你紅蓮心法基本心訣時,用火靈力打通筋脈血氣中的桎梏,這個過程中,可能非常痛苦,忍著點就行,死不了的。”

    白綾面色平靜地依言轉過(shēn)去,

    她不怕洪蒼伺機陷害自己,

    無論是自己本(shēn)擁有的籌碼,

    還是洪蒼真實目的(xìng)并不強烈的行為表現,

    都不能和洪蒼想害自己形成關聯,

    至于他所說的這個必要的改善(ròu)(shēn)計劃的儀式,

    如果說就此埋下某種不好的伏筆,

    她會必要地和相識的高人前輩,

    比如洪蒼君,江白鶴甚至是那個掌控時空之力的白衣青年交流,到時候自然有他們指點迷津。

    洪蒼很快將那團紅光從白綾的背后拍入(ròu)(shēn),

    直達全(shēn)上下各處筋脈,每滴血液,

    接下來就是回(dàng)在房間里面,白綾不可抑制的痛苦哈皮聲,一直持續了整整五分鐘,后開才漸漸微弱下去,

    白綾本人經受過沖擊桎梏的磨難后,也得到了苦盡甘來的體驗,才終于感覺舒服放松了許多。

    之后儀式繼續進行下去,(xìng)質已經變得溫和了不少,在這個過程的早期,誰都沒有率先打開話匣子緩解無言的尷尬氣氛,直到凌晨時分,有些昏昏(yù)睡的白綾才開口說話。

    “師兄,你說這幾天都要沖擊桎梏,這幾天是多少天?”

    “不要說話。一個月。”

    “你在逗我?”

    “安靜點,不要有思緒波動。你資質不好,超乎了我的想象,對天才和廢物的概念,我這個天才還是太模糊了,感謝你給我帶來的閱歷。”

    “你這么損我我怎么平靜下去啊!”白綾叫道。

    “……”

    “師兄這一個月都會陪我嗎?”

    “小師弟現在說話哈皮得很自然了,可是美人計是應該在最開始就用的,而不是在初步認識了別人是個什么樣的人之后,因為必須要用美人計,才看出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

    “師兄是在養成綠茶師弟嗎?”白綾輕笑道。

    “綠茶師弟是什么?”

    “我不告訴你。”

    “沒興趣。”

    “師兄這一個月都會陪我嗎?”白綾復讀道。

    “人會比影子忠誠嗎?”洪蒼語氣輕飄地反問道。

    “每天晚上才陪我嗎?”

    “你覺得我就是晚上都想陪你嗎?”

    “師兄不陪我還能干嘛?”

    “當然是自欺欺人。”

    “哈哈,聽不懂,能否解釋一下?”白綾尬笑道。

    “哼,有時候我覺得自己(tǐng)可悲的。”

    “不打算解釋嗎?”

    “……”洪蒼沉默了。

    “師兄明天就要為統一天下做準備嗎?”

    “什么?”洪蒼有些詫異地出聲。

    “你不是在那座塔上面……”

    “因為開玩笑也很爽所以就亂說了,你如果信了的話,那不是我瘋了,而是你白癡。”他的語氣一下子有點(yīn)冷。

    白綾正眼皮累得要張不開,“那你說假話有意思嗎?”

    “到底是…”洪蒼正要說下去,白綾卻晃了晃,就要睡昏下去,他往她背上重重一拍,才把人拍醒了過來,

    “未到黎明,打起精神!”

    “師兄,今天有什么安排嗎?早上干什么?上午呢?中午呢?下午呢?”白綾問出了很關心的問題。

    洪蒼一一回復道:“你要睡一個早上,還有一個上午,醒來之后穿上我放在房間里的紅蓮塢主弟子服,衣服的款色和顏色和我一樣,包括內襯外衣靴子,尺寸不要擔心,一定合你(shēn)。

    -頭上的發飾隨你意,在梳妝臺上挑,其實披發就最好。

    -小師弟很美,比世間一切都美,但這不是開心事,直白地說,紅顏禍水,這是其一,另外還有蕭國境內的一條規矩,長得美就要送去皇城參拜皇上,然后被宰相武瀟想辦法弄死,在蕭國門派是依附皇朝的,所以劍派不可能比皇族大,另外(qíng)況很多變,到時候可能保不住你,這是其二,

    -所以權衡利弊,你臉上要打點一下,

    -所以我會準備一些胭脂水粉…會化妝嗎?”

    “會一點……”白綾遲疑道。

    “一點最好,能化多丑就多丑,能認出人來就可以了,這是你形象上要注意的。除此之外還有一把劍給你,普通的劍,只是象征你是紅蓮塢主的弟子。

    -還有一塊紅色的令牌,上面寫著‘紅蓮塢親傳’五字,憑此令牌,劍派中除了(jìn)地之外暢通無阻,(jìn)地的守衛不會讓你去的地方就是(jìn)地。

    -還有一副整個劍派的地圖。

    -準備了這些東西就可以出門了,中午的時候出去找人問路,說你很餓,要吃東西,自然有人告訴你食堂在哪。吃完之后便可以去參觀整個南蓮湖劍派,紅蓮塢,青蓮塢,白蓮塢都可以逛個遍,算是熟悉地形,順便了解各設施的用處。

    -你放心地走,只要你不主動招惹別人,沒人會在背后議論你,因為劍派里只有我洪蒼是帶惡人!其他的都是小綿羊,另外,劍派的規矩了解下……”

    規矩基本就是普世價值觀了,不要自相殘殺,要尊師重道,要尊老(ài)幼,要做帶善人云云,白綾認真聽著,覺得洪蒼的叮囑從未有之全面,不(jìn)誕生了奇怪的想法。

    “師兄是不是要去世了啊?”

    “你是狼還是狗呢?”

    “師兄說得太全面了,綾兒其實很感動。”

    “嗯。”

    “大師兄,謝謝你。”白綾回過頭來,對著洪蒼甜甜一笑,他明顯地全(shēn)一顫,儀式因此出了差錯,白綾倒入水中昏去,他失神的目光望向窗外,只見天之盡頭浮現微光,明月淡隱,(chūn)寒料峭,晨時更清,寒意透骨。院中梨花斜落,映在眼中竟恍若飄雪,虛虛實實,霜飛入窗,他只覺脊背冰寒。

重要聲明:小說《快穿之情侶宅家救世記》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六十章 她的謝謝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