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成為唐太太的第三步(十)

    成為唐太太的第三步(十)

    現在,這一天總算是實現了,但是結果,貌似不太理想。

    宋清清看他一眼,笑了笑:“沒有,(tǐng)好吃的,沒想到你還會做飯。”覺得這樣說太敷衍,宋清清又想了想,接著說道:“你是什么學會的?”

    她握著那只杯子,眼神盯在上面,也沒有說自己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

    而宋清清一(shēn)整潔的衣服,坐在他房間里面的沙發上,有種主客倒置的感覺。

    “給你。”親自將杯子遞到宋清清的手里,唐澤在她對面的茶幾上坐著,(shēn)上裹著浴袍。

    還是她以前喝的那種,晚上有助于睡眠。

    “可以。”唐澤扶著門,將她迎進來。“你坐,我給你倒杯水。”說完,唐澤就拿了一只貓耳的雙耳杯子,給她沖了一杯酸(nǎi)。

    “我,可以進來嗎?”她應該是哭過,即使強忍著,聲音里也帶著哭腔。

    這件事對她的打擊應該很大,不然一個正常作息的人,不會現在了都還沒有洗漱換衣服。

    唐澤懷著疑問去開了門,門外站著的,正是宋清清,還是穿著晚上吃飯的那一(shēn),完全沒換。

    能在這個時間敲響唐澤房門的,也就只有宋清清了。不過她一向睡覺睡得很早,怎么現在還沒有睡?

    在房間里看了一會資料,臥室的門被敲響,墻上的時鐘,指向了十點整。

    他想了想,還是轉(shēn),回了自己的房間,沒有去打擾她。

    就算是別人去勸,也只是徒勞無功,白費口舌罷了。

    當初紅姨離開的時候,他也是很傷心,程度和宋清清離開相比,完全不輸,父母來勸都沒有起效。現在,宋清清的心(qíng)他也能理解,只要讓她消化掉這個事(qíng),就可以了。

    站在她的房間門口,唐澤始終都沒有去敲響那扇門。

    當天晚上,宋清清一直都沒有走出過自己的房間門口,唐澤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但是也不能去安慰。

    她連飯都沒怎么吃,獨自進了房間,唐澤一直坐在位置上,面對著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也沒有了吃下去的心(qíng)。

    發生了這樣一個小插曲,宋清清也沒有心(qíng)去思考她和唐澤之間的事(qíng)了,心里的悲傷,久久的不能釋懷。

    她甚至恨自己,因為自己的小(qíng)緒逃到國外,沒能第一時間回來參加紅姨的葬禮。

    所以在唐澤說出這個事實之后,她處在震驚之中,久久的不能反應過來。不敢相信,好好的一個人,竟然說沒了就沒了!這讓誰都無法承受。

    紅姨是除了胡新蘭之外,最疼宋清清的人,她從小沒有父母,紅姨又沒有女兒,兩個人一起生活了幾年,感(qíng)早就很好,像是親生母女一般。

    這的確是怪不了別人,沒能見紅姨最后一面,責任全都在她。

    果不其然,在唐澤說完之后,宋清清就陷入了沉默。

    老人在即將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最想念的就是這個近似于親生女兒的人,但是一直到閉眼之前,都沒能見上最后一面。

    合適,她也早就把宋清清當做自己的女兒來疼(ài)。

    當時紅姨躺在病(chuáng)上,一粒米一點水都喝不進去,但是在有意識的時候,嘴里念叨著的都是宋清清這三個字。她沒有孩子,一直想要一個女兒,宋清清年紀

    紅姨對于他的感(qíng),比起母親來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唐澤也一度很恨宋清清一走了之,甚至都聯系不到人。這份悲傷,她沒有理由不知(qíng),也沒有理由瞞著她。

    雖然知道這樣說,可能會加重宋清清心中的罪惡感,但是唐澤還是這樣說了。

    “我想告訴你的,”唐澤看她一眼,認真的說:“可是我不知道你的聯系方式和地址,甚至沒有一個人知道,所以,一直到葬禮結束,就沒能告訴你。”

    她質問道:“那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

    ,是真的走了。

    沒有人會拿一個人的(xìng)命開這種玩笑,更何況是唐澤這種根本就不會開玩笑的(xìng)格。宋清清知道,紅姨

    “沒有了,就是沒有了,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了。”唐澤認真的回答,一絲一毫的開玩笑的氣氛都沒有,“你懂了嗎?”

    “沒有了,是什么意思?”她的眼睛里全是不敢相信,顫抖著聲音,問出口。

    他沉靜的聲音不像是在說謊,猶如一個晴天霹靂一般,將宋清清的心房敲開了一個洞。她還以為,紅姨是因為(shēn)體不舒服才不在這里了,不管是什么病,她都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只是沒有想到,居然是這么令人難以置信的事(qíng)。

    這是時隔三年之后,唐澤第一次愿意在別人的面前提起。

    “紅姨,沒有了。”

    他認真的眼神落在宋清清的(shēn)上,半天,才終于開口,將那段不想回憶起來的往事說出口:

    一種不好的感覺上來,她有些心慌,一直看著唐澤。

    說起這個話題,宋清清注意到,唐澤的(qíng)緒明顯的就不對了。眼皮耷拉下去,一副要拒絕交流的樣子。

    現在這種(qíng)況,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紅姨已經辭職了。

    “紅姨呢?為什么紅姨不來這里了,她會做飯的。”話題一聊上來,宋清清突然想到,自從回來十里名府住之后,就一直沒有看見紅姨的(shēn)影。如果她還在這里的話,來這么多次,肯定是會遇見的。

    宋清清明白,他的話里有話,還是和自己有關,但是卻不想挑明。

    他說的有些心酸,豪門總裁,家里并沒有一個可以一回家就能吃上(rè)乎飯的時機。能這樣做的人,早就走了。

    “你走之后就學會了,沒人做給我吃,就必須要求自己學會,不然整天吃外賣不健康。”

    還是唐澤主動問起:“你這么晚過來,是想問有關于紅姨的事(qíng)?”

    其實是這樣,宋清清點頭,“是。”

    “是胃癌,檢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期了,就算是想醫治也沒什么好的辦法,也沒有保證就一定能醫好。紅姨不想受那些罪,就選擇不治療,開開心心的度過余下的時間。”

重要聲明:小說《總裁寵妻:青梅終成枕邊人》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341章 成為唐太太的第三步(十)手機閱讀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